南昌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设计

终于用一个故事节能

时间:2020-10-19 来源网站:南昌汽车网

摘要:终于用一个故事,完成了一件嘱托,也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尘,若真的有来生,但愿你是飞翔的风筝,可以永远待在风的怀中。 ———写给尘 『一』一粒尘埃,悬空中

她叫轻如尘,当然,这是她在络上的名字,真实的姓名,除了一个人,其他再无人知道,在Q上,她说自己只是一粒尘埃,很轻,很渺小,也很固执。

尘在国企上班,原本是出纳,可是由于她不喜欢每天都有大把钞票在手中进进出出,那时候,他们单位发工资还不是打员工卡上,而是每月都要领发现金,尘越来越讨厌接触那些看起来很重要的票子,于是,毅然辞去了出纳,下到二级部门做了一名普通的员工。

她觉得这样挺好的,唯一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就是单位里大都是女性,而且又大部分在一个大院居住,家长里短的事层出不穷,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好几台戏呢,天天都是生旦净末丑开演。在这样的环境里,尘算是另类吧,除了说到一些工作上的事,她会偶尔插话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安静地看书。

当然,尘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柴米油盐一样也摆脱不了,不过她常常对自己说:“为了儿子,也要坚强地生活下去。”即使现实如此让她感到不满意。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单位的事,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她没攀比心,也从来没想过做什么女强人,更何况国企这一块,从来都是按资排辈的,尘也没想过要跳槽去私企上班,虽然她的专业很好找工作,可她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女人。“随遇而安,没有上进心”就是她姐姐对尘的评价。

随遇而安,只有25.72%的尘肺病农民工申请过赔偿尘想着这四个字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无奈,对自己说,那就安心地过自己的日子吧。可是,尘的老公脾气越来越暴躁,而且反复无常,时常也会对尘发一些莫名地脾气,对于这些,尘总是默默承受,从来没想过要反抗,因为她知道老公在单位工作不顺心,也许心情总是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吧,若他可以心情好一些,尘觉得即使这样付出也毫无怨言。

直到有一天,尘的心再也安不下去了,而是,死了,是死了,哀莫大于心死,尘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为之默默付出的老公竟会当众打她,尘实在是太生气了,这几脚不但把她的心打死了,也让她麻木的神经苏醒了。

难道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吗?在失眠的夜里,尘流着眼泪问自己,在无数次自问自答后,她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离婚,她要逃离这样的现状。

在尘的坚持下,他们终于把结婚证变成了离婚证,回到家里她准备收拾衣物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家,可是看着刚上幼儿园的儿子的天真的笑脸,尘的心又一次被戳痛,孩子还小啊。

其实,当时儿子对尘来说,是一个意外,她们经人介绍,恋爱不到半年就结了婚,而当时她刚毕业,也从来没有恋爱过,什么都不懂,后来稀里糊涂地就有了孩子。

虽然以前有人追过她,可是她从来没有给予回应,尘所有的第一次,从牵手直到现在,都给了这个她以为可以托付一辈子的男人,可他为什么就不懂得珍惜这个为他默默地付出了这几年的老婆呢?

看着可爱的儿子奶声奶气地喊着妈妈,尘心软了,她回头望了望已经不是自己丈夫的他,他也在极力挽留,她想,为了孩子,先暂时留下来吧,等儿子稍微大一点再搬出去。

于是,离了婚的他们就仍然和以前一样,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尘还是负责洗衣做饭,收拾家务,不同的只是,尘和儿子一个房间,这些,所有人都不知道,包括双方的父母。

『二』大漠长风,自飞零

他的昵称是大漠风,据他自己说,他是一个习惯了寂寞的男人,他说他对感情的事要求太完美,所以注定了这一辈子孤单。

风的老家在甘肃,那个曾经沙土连天的大西北,老婆领着女儿在家,他一个人在海南三亚闯荡,初去那个城市的时候,想家使他整夜整夜地失眠,曾经在无数个夜半时分,他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游荡,失眠,不适应时时折磨着他。

后来,风终于挺过来了,跳槽在政府机关应聘做了公务员,业余时间组建了一个小公司,所以,他基本上没有空闲的时间,周一到周五按部就班地工作,周末就忙自己公司的事情,慢慢地,风也适应了这种忙碌而紧张的生活。

办公无纸化,他从开始接触络开始,也结交了一些异性朋友,有些也会联系,在现实里,他从不找那些招摇的女人,风从心里看不起她们,而一些生活中熟悉的女性朋友,又常说他不够浪漫。

就这样,一年一年地,风也熬过来了。由于离老家太远,他并不常回家,而他爱人也不习惯南方的生活,他们就这样一直两地分居,他自己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夫妻之间忽然就变得生疏了,每次回家,见面也只剩下了吵架,而刚上小学的女儿,则在一旁哭。

说不上来具体是为什么,两个人都厌倦了这种见面就争吵的生活,于是协议离婚,女儿暂时归妻子抚养,生活费,老家的房子,所有的财产都归女方所有。

同样,他们夫妻的离婚协议,除了女方家人知道之外,其他没人知晓内情,风偶尔回老家,也仍然会住在家里,只不过各自都呆在自己房间,除了关于女儿的事情,其他一概互不打扰。

『三』尘遇见风,命注定

尘会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上玩游戏,偶尔也会写几篇散文发在空间里,但她从来没想过开通博客,即使她的好朋友风景(冷雨)一再让她去新浪,她仍是笑笑,她不大写东西,有时候就是一些随感,贴在Q空间,也会不断有人来看。

她的朋友很少,几乎都是在玩游戏的时候认识的,大多都是只从加了好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尘习惯隐身和沉默,不过,仍有三个聊得来的朋友,不过,尘都一一把他们变成了哥哥。

尘没想过要在络寻找什么依靠,即使在她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因为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要自己承担,她也不喜欢向外人诉说她的现状和无奈,同时拒绝别人来同情,所以,除了偶尔和风景(冷雨)说几句话之外,就是节日向那三个哥哥送出祝福了,其余时间久是玩游戏,或者会去站看小说。

说实话,尘不喜欢聊天,所以被朋友拉入了一个群后,她一直是静静地隐在最下面,从来不在群里发言,在这个群里,不发言的还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大漠风。

大漠风,尘初次见到这个名字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她小时候随爸妈在甘肃军区生活过几年,部队所在的地方周围都是连天的沙漠,现在,尘仍清晰地记得小时候,和伙伴在沙地里把篮球当做足球来踢的情景。

好奇心促使,所以,尘就查了风的资料,甘肃兰州,这四个字又给尘增加了几分亲切,兰州,那个尘做梦都想回去看看的地方。

看着这个似乎很熟悉的名字,尘仍是保持惯有的沉默,她不习惯主动和别人说话,她是那种很被动的人,有时,尘也会进大漠风的空间去看,里面日志记录的如流水账一样,就像是记录日常生活的短日记。

可直觉告诉尘,这并不是真实的他。从日志里尘知道了风一个人去海南谋生,闯荡的艰辛,生活的无奈,他仍是笑对人生,尘感觉到,他应该是一个很有担当的男人。

但是,尘仍是默默地看,从来不曾留下只言片语,有时候,甚至会删除自己的访问记录。忽然有一天,尘收到一个验证消息:你好。尘看资料,是大漠风。

加了好友后,大漠风发来一个消息:你好,尘。

尘一愣,几乎所有人都不会只称呼“尘”一个字,感觉好像已经在他心里喊了无数遍那样自然,犹豫了片刻,尘回复:你好,大漠风。

大漠风又说:咱两的名字很有趣,只是不知道是尘随风动,还是风随尘停。

尘只得无奈:呵呵……

大漠风:呵呵,多无奈的表示。

尘:?

风:呵呵,是无奈的表示啊,哈哈,是兴高采烈,嘿嘿,是小得意……

尘觉得这人太有趣了,于是立刻回复:嘿嘿,以后我会注意的,大漠风。

风发来一个微笑的表情:叫我风就可以了,朋友们都这么喊我,我的真实姓名是李峰。

尘:那好吧,风。

接着风说:其实,我也不大聊天,有时候业务要在Q上商定,嘿嘿,尘,我关注你好长时间了,从来没见你在群里面发言。

尘:被朋友拉进去的,都不认识,在现实生活中也是,我不大和陌生人说话,风,你还说我,你好像也没在群里面露过面。

风:嘿嘿,我也是在那呆着,工作忙,我的Q号不大登陆。

这天,两个人居然聊到了十二点多,于是风说:该吃午饭了啊,聊得忘记了时间了,你饿不饿?

尘:是呀,都这么晚了,去吃饭了,祝好胃口。

风:尘,你也是,好好吃饭。

互道再见后,就各自下线。

接下来几天,再忙他们都会抽时间聊会,即使没看到尘,风也会发过去一声“尘,你好。”然后正在隐身的尘就会立刻回复。

就这样聊了有一个月,有一次,风对尘说:尘,能告诉我吗?

尘:我的号码从来没有友知道。

风:我不喜欢友这两个字,我认为络只是一个载体,现实中,我们也可以做朋友。

但是尘还是坚持没有把号码给风,她有自己的原则。有段时间,尘单位有事,所以一连几天都没有上线,忙完再登陆,就看到每天都有风的问候:“尘,在吗?”“尘,有人在等你啊,知道吗?”“尘,你在哪?”“尘,风在等候。”“尘,想你……”

看到这些留言,尘忽然就有想要流泪的感觉,有人惦念着自己,真好。思索片刻后,尘主动发过去一个消息:对不起啊风,前几天有事,所以……对不起……

没想到风在:尘,找不到你,好担心。

尘:对不起……

风:尘,把你给我吧,我保证绝对不会打扰你的生活,我只是想让自己心里踏实一些,我怕,怕忽然有一天,你消失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你。

尘沉默了一会,就把自己号码敲在了屏幕上,但是仍没有下决心要发过去,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风又说:尘,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打扰你,我等,等你觉得我够资格拥有你号码了,你再给我发消息。然后风就把自己在屏幕上发给了尘。

尘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把敲上去的数字一一删除,给风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实际情况,只是觉得心离得很近。

『四』缘聚缘散,皆宿命

“又两天了,你去哪了?”尘盯着风灰色的头像幽幽地说,习惯了每天的惯有的问好,不见了风的问候,尘忽然觉得很失落,他把拿在手里,反复地翻看,看到风的号码时,尘决定给他发一个消息。

因为这个和号码,一直都是在桌子上放的,本来尘的联系人都不多,所以常常会偶尔出门也不带,她马上去移动营业厅申办了一个号,就放在以前的老里面。

马上就给风发消息:你好,风,两天没见你,没什么事吧。稍后就受到回复:尘,我出差了,一直在开会,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而我又不知道你的。

接着又一个消息:以后好了,尘,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联系你了。尘笑着回复:你工作忙啊,怕打扰你呢。风接着说:今天真高兴,知道你号码我心里踏实多了。

联系很方便,可是,也容易让人产生依赖,频繁联系的同时,尘知道了风已经和老婆签订了协议离婚,同时,风了解到了尘的故事后,赋予了尘更多的同情和爱。

又过了好长时间后,有一天,风忽然对尘说:我想用我的后半生来疼你,到我身边来,我要舍命去爱你。而尘还没有听完这句话就已经泪流满面。但是她始终在沉默,没说话。

随着聊得越来越深,风喊尘“宝贝”,此时的尘也没拒绝,也许,她太依赖这份温暖,也许她也爱上了屏幕那端的风,偶尔她也会主动说抱抱,她喜欢对风说这两个字,抱抱,相互给予对方温暖。

尘觉得风其实就是个孩子,一个需要爱需要温暖的孩子,有时候,尘会不由自主地想要抱着他,让风不再感到孤单,也让彼此可以有个依靠,所以,抱抱成了尘对风最爱说的话。

而尘在现实生活中,实在厌倦了那样的生活,手中明明有一纸离婚证书,对外界却还要装出一副正常的状态,因为别人都不知道,在公婆,邻居面前还是要掌握好自己的身份,本来就不太懂人情世故的尘真的累了。

她只是想要过一种轻松的生活,只想做真实的自己,有时候,也会想要寻觅一个温暖的怀抱,不再伪装自己,可以在爱人的怀抱里任性地撒娇,说到底,尘终是一个小女子。

有一天,风忽然对尘说:宝贝,我想拥有你。尘一下子就愣住了,面对风的这句话,她不是没想过,若可以和一个自己爱并且也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会很幸福吧。

可是她不确定,这是爱吗?看着风肯定的回复:宝贝,这是爱,你已经占据了我的全部。尘还是果断地对他说:你永远在我心里,即使,我以后的生活会很孤单,但是,我会抱着你的名字取暖。

这个时候的尘,已经决定要和儿子搬出去,另外租房子住,但是要答应前夫的条件:她不能再接触婚姻,也不能和其他男人交往,只能和儿子一起生活,在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之后,前夫却又反悔,还是不让尘搬出去。

尘是真心答应那些条件的,可是现在,她也没办法,她不想让儿子面对残缺的家庭,可有时候,尘确实厌烦了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和儿子搬出去,对外界宣布了离婚,也许,她也就不用那么累了。

不知道前夫怎么想的,后来又坚决不让尘搬出去,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是有些天性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他反复无常的脾气,他的小心眼,尘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想逃离这个笼子,对,她称之为“笼子”,而呆在里面的尘,丝毫感受不到快乐和幸福。

共 1007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是离婚后想要逃离现状,却如一粒悬空中漂浮不定的轻如尘,一个是习惯了寂寞,也已经离了婚的大漠风,尘遇见风,命注定。大漠风,尘初次见到这个名字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实际情况,只是觉得心离得很近。缘聚缘散,皆宿命。尘不想让儿子面对残缺的家庭,可尘确实厌烦了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和儿子搬出去,对外界宣布了离婚,也许,她也就不用那么累了。不知道前夫怎么想的,后来又坚决不让尘搬出去,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是有些天性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他反复无常的脾气,他的小心眼,尘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想逃离这个笼子,对,她称之为“笼子”,而呆在里面的尘,丝毫感受不到快乐和幸福。尘随风动,心凋零。尘的胃痛受不了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去医院,结果查出来患有胃癌,而且已经是晚期。尘听到医生说自己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时,她居然轻轻地笑了,以后再也不用痛苦和纠结了,也许,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在生命的最后遇到风,可能是老天的怜悯,自己也被人深爱过,知足了。尘不想让风知道自己的病情,虽然她胃痛的时候,会想要风抱着她,可是,那终究是梦吧,就这么消失吧,留给风一个完美的背影,也许,是最好的结局。隐瞒病情,去旅行。尘带着几件衣服,还有装着专为风而办的移动卡的,踏上了去海南的路程。风随尘停,泪眼濛。尘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趴在病床前睡着了的风,她完全忘记了疼痛,许是药力的作用吧,这个时候的尘只是笑,发自内心的笑,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尘埃落定,风亦停。120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只看到风满脸泪水,拼命紧紧抱着已经渐渐僵硬的尘的身体,周围很静,只听到空中飘荡着《在红尘的最深处相逢》的音乐,在反复播放……你是风筝,我是风。风开始慢慢地学着做风筝,他拿着做好的风筝去沙漠,他像是在和尘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尘,来生,你做风筝,我还是风,我要你永远在我的怀里,快乐一辈子……深情缠绵的文字,催人泪下的故事,加上每个段落诗歌般的小标题,更给小说融入了诗歌般的忧伤婉转。很厚重的作品,推荐欣赏,问候作者!【:上官竹】【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1:41:58 一个是离婚后想要逃离现状,却如一粒悬空中漂浮不定的轻如尘,一个是习惯了寂寞,也已经离了婚的大漠风,尘遇见风,命注定。大漠风,尘初次见到这个名字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个时候的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实际情况,只是觉得心离得很近。缘聚缘散,皆宿命。尘不想让儿子面对残缺的家庭,可尘确实厌烦了这样的生活,还不如和儿子搬出去,对外界宣布了离婚,也许,她也就不用那么累了。不知道前夫怎么想的,后来又坚决不让尘搬演习是在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就克里米亚事件陷入僵局前就已计划好的。出去,其实,这段时间以来,他也一直在努力,可是有些天性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他反复无常的脾气,他的小心眼,尘无法忍受的时候,就想逃离这个笼子,对,她称之为“笼子”,而呆在里面的尘,丝毫感受不到快乐和幸福。尘随风动,心凋零。尘的胃痛受不了的时候,终于下定决心去医院,结果查出来患有胃癌,而且已经是晚期。尘听到医生说自己只有三个月的生命时,她居然轻轻地笑了,以后再也不用痛苦和纠结了,也许,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在生命的最后遇到风,可能是老天的怜悯,自己也被人深爱过,知足了。尘不想让风知道自己的病情,虽然她胃痛的时候,会想要风抱着她,可是,那终究是梦吧,就这么消失吧,留给风一个完美的背影,也许,是最好的结局。隐瞒病情,去旅行。尘带着几件衣服,还有装着专为风而办的移动卡的,踏上了去海南的路程。风随尘停,泪眼濛。尘醒过来的时候,看着趴在病床前睡着了的风,她完全忘记了疼痛,许是药力的作用吧,这个时候的尘只是笑,发自内心的笑,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出来。尘埃落定,风亦停。120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只看到风满脸泪水,拼命紧紧抱着已经渐渐僵硬的尘的身体,周围很静,只听到空中飘荡着《在红尘的最深处相逢》的音乐,在反复播放……你是风筝,我是风。风开始慢慢地学着做风筝,他拿着做好的风筝去沙漠,他像是在和尘说话,又像是在喃喃自语:尘,来生,你做风筝,我还是风,我要你永远在我的怀里,快乐一辈子……深情缠绵的文字,催人泪下的故事,加上每个段落诗歌般的小标题,更给小说融入了诗歌般的忧伤婉转。很厚重的作品,推荐欣赏,问候作者! 联系:

2楼文友: 19:24: 4 一篇以络交流建立起来的爱情,尘和风的故事。不同的婚姻共同的结局,通过络上交流使二人的心连在了一起。一个海南,一个大漠人虽远心却近,在尘得知患胃癌晚期病痛折磨只有两个月生命期时候,依然的奔走天涯海角寻找风。而风为自己深爱的尘抛弃自己的一切,陪伴尘走完尘人生的最后路程。故事感人,情节生动,缠绵的文字催人泪下。欣赏,学习。 文学爱好者

楼文友: 19:24: 5 一篇以络交流建立起来的爱情,尘和风的故事。不同的婚姻共同的结局,通过络上交流使二人的心连在了一起。一个海南,一个大漠人虽远心却近,在尘得知患胃癌晚期病痛折磨只有两个月生命期时候,依然的奔走天涯海角寻找风。而风为自己深爱的尘抛弃自己的一切,陪伴尘走完尘人生的最后路程。故事感人,情节生动,缠绵的文字催人泪下。欣赏,学习。 文学爱好者

4楼文友: 19:4 :58 小说既是现实的,同时也颇浪漫,这从它对感情方式的设计,以及结尾的处理上能够看出。浪漫若不加以适当的节制,容易流于浅薄的煽情,本篇之所以能有效的“免疫”,就在于它首先有一个坚实的生活的底子,和对现实的成熟的观照。

5楼文友: 19:52:26 我为花动凡尘梦,花为谁香寂寞心。

终于相遇,即使就要分离。

框架平稳,张弛有度,语言流丽,情感饱满,内蕴丰盈,好美的一篇小说,恍若不是在看小说,而是在看生活本身。

6楼文友: 18:0 :09 我是流着泪看完了这篇文的.很感人,欣赏~! 一切美好,缘于真挚。

7楼文友: 21:26:57 慨叹风和尘的命运,很多时候,很多人,不知不觉将命运的小舟驶向无人区域,独自品尝忧伤和苦痛。

也许,活得个性些,爱得炽热些,也不枉了这人世一遭的旅行。 脚踩大地,心飞高空

8楼文友: 22:17:42 殷实的素材流畅的文字注定了作品的成功。文章自始至终是对爱的想往与赞美,情节生动,文字感人,真是一篇美文,欣赏了!

9楼文友: 15: 0:22 细品精彩小说,问候作者! 联系:

10楼文友: 18:44:42 丫头,找到你的小窝了。 懂你的人不用说,不懂你的人不必说。

七台河市治疗白癜风
毛细血管堵塞症状
怎样用碘酒治疗灰指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