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动力

剑道通神 第二十七章 入馆会试(下)

时间:2020-02-15 来源网站:南昌汽车网

剑道通神 第二十七章 入馆会试(下)

(“心若冷弦月”,这是个好听的名字,多谢打赏)

“认知,源自于为人与实力两方面。”

“为人如何,不是一朝一夕能看透,日久方能见人心。”

章天云的话让人赞同。

人心莫测,或许厉害的人第一眼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心性如何,但终究不够全面,唯有多多接触才能多多了解。

“实力则较为直观。”

“身为武者,实力是自身的一大依仗,要胜过为人。”

这一句话,便让人知道章天云是十分崇尚力量之人。

“武者聚会,不论是何种形式,往往离不开切磋。”章天云目光一扫而过,重点在陈宗三人的脸上停留:“稍后,希望三位拿出自身本事,给大家留下一个深刻印象。”

“章国士放心,我宇文贺定当竭尽所能。”宇文贺朗声说道,昂首挺胸。

“好。”章天云微微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便请宇文贺国士先为我们展现一番。”

宇文贺也不怯场,大步走到主馆中央的空地,脚踩龙纹红毯,目不斜视,深吸一口气,呼啸之声在馆中回荡。

旋即,只见宇文贺双手各自张开,双臂似乎带起重重幻影,好像一下子长出了许多对手臂一般,玄妙非常。

“喝!”

吐气开声,声音在馆中激荡,回旋于每个人的耳中,宇文贺眼底精芒一闪,右手一掌竖起,掌心外凸往前击出,迅猛如雷,将空气击穿,震荡不已,化为一道虚白色的笔直波纹,依稀之间能看到透明的掌印。

左手却由下往上,像是掌印又仿佛手刀一般的切开空气。

脚步飞走、身形纵跃腾挪,步与身配合双掌,游走在四周,身形重重,游离不定,双掌或快或慢、或刚或柔,掌影变幻不定。

从其中,众人看出了不少奥妙。

宇文贺所展示的,并非一门掌法,而是汲取了许多门掌法的精髓,信手拈来,这代表了他在掌法一道上高超的造诣,是自身领悟。

双掌回旋、内陷,仿佛抱成一颗无形的圆球收拢,往中心塌缩,其中似乎蕴含着可怕至极的力量,宇文贺的面色涨红,显得十分艰难。

压缩压缩,不断压缩,宇文贺的双眼几乎凸出。

砰的一声,像是惊雷在众人耳边毫不设防的炸响,震得众人有七荤八素的感觉,只见宇文贺双掌环抱的无形圆球猛然炸开,可怕的气流化为狂风呼啸吹袭四面八方,宇文贺自身直接被吹得飞起,往后飞退出好几米远方才落地,脚步蹬蹬蹬连连后退五步,每一步似乎都要踩碎主馆坚硬的地面一般。

飓风咆哮,呼啸而至,吹得一张张桌子翻动要飞起,桌子上的酒菜也随之在风中散乱。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不少人的差距。

只见章天云身形不动,无形的气息遍布,仿佛形成了气场一般,将吹来的强劲气流抵御在外,无法波及桌子分毫,更别说桌面上的酒菜,至于章天云本身,更是纹丝不受影响。

宇文刑迅速出手,双掌按在桌面上,让就要飞起的桌面安静下来,内劲迸发,蔓延桌面,将上面的酒菜吸附。

还有人双手带起重重幻影,纷纷将飞起的盘子捏住放回桌面上。

陈宗这边,不见动手,仿佛有无形的力量影响,让呼啸而来的狂暴气流变得如清风般徐徐,拂面而过,让正要出手的杨启峰和师还月震惊不已。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少数人面前的桌面安然无恙,多数人面前桌面上的酒菜各有缺失,好在并没有被洒在身上,不然很丢脸。

“抱歉,我这自创的一招还不够完善。”宇文贺面色微微发白,拱手说道。

“无妨。”章天云笑道:“让人上来打扫一番即可。”

美貌的侍女们行动迅速,如蝴蝶般的穿行在众人之间,将洒落地面的酒菜迅速打扫清理干净后井然有序的退走。

“宇文贺国士,你的掌法十分精妙,隐隐约约能自成一体,继续努力下去,成为掌法上的大师未必不可能。”章天云继续说道:“或许你应该到军中历练一番,有助于完善你的掌法。”

“多谢章国士指点,我会好好考虑的。”宇文贺道。

宇文贺退回座位,苏潇水起身,像是有水流带着她的身形一般,自然而然的来到主馆中间空处,身形摇曳之间,右手在腰间一抹,如水般的寒光闪耀而起,那是软剑。

像是一汪秋水,环绕周身,一道道一层层,看不到身影,只有秋水般的剑光环绕流淌,带来丝丝凉意,让人觉得炫目。

秋水如烟,寒凉似雾。

苏潇水所演练的,也不是特定的剑法,同样是她汲取了多门剑法和自身感悟,信手拈来,最能直观的体现在剑法上的造诣。

“距离身剑合一,只是一线之隔。”陈宗暗道。

已经在身剑合一上达到第二重灵武境界的陈宗,完全有点评苏潇水剑法的资格。

身剑合一与身武合一一样,但也有区别,毕竟身武合一更多针对拳掌指腿等等,而身剑合一只适用于练剑武者。

当然,第二重终归是一个很高明的武学境界武道境界,只是陈宗的修为尚低,积累上也不如诸多真武境,无形当中受到一些限制,对剑法的领悟最为深刻,看得更为清晰。

尽管苏潇水的剑法距离身剑合一仅有一线之隔,但这一线之隔,不知道会阻隔她多久,或许几个月,或许要几年甚至更久。

王都之中天才极多,许多都将武学修炼到十分高明的层次,都与身武合一相隔一线,但这一线,往往如天堑。

一番演练,四周的剑光重重叠叠,仿似流水不绝,最后一剑收式,行云流水般的顺畅,并且出现宇文贺般的失控,但这一剑的威力较为一般。

“剑如水人如烟,好剑法。”章天云笑道,看向苏潇水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赞赏,或许其中带有几分夸奖的成分,毕竟苏潇水身份不一般:“不过我所擅长的非剑法,无法给你更深层次的建议,但我有一好友,擅长剑法,苏国士若是愿意,我可以将他介绍与你相识,我这好友的剑法已经达到身剑合一境界,定能给你更好的建议。”

“不知道章国士的好友是哪一位?”苏潇水没有贸然答应,而是反问道。

武者的修为高低实力强弱和为人没有直接关系,有人为善,却难有寸进泯然于众,有人做恶,却节节攀升成为强者。

苏潇水自然希望能得到剑法高超者的指点,只是,剑法上达到身剑合一层次者,年轻一辈中很少很少,往往都是老一辈的,比如那些伪超凡境强者之流,想要得到他们的指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章天云的话,让苏潇水意动,当然要询问清楚是谁,万一是一个名声不大好的人,便要拒绝。

“我那好友与苏国士你同样姓氏,名西流。”章天云笑道:“或许你们有缘。”

“苏西流……”低吟一声,苏潇水神色不变,却是开口说道:“多谢章国士,如果我需要指点,再请章国士引荐一番。”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不需要,更深层次的含义,就是以后也不需要。

“好。”章天云尽管少时与兽为伍,但被古兰王收为弟子之后,尽心尽力教导,不论是武功还是文才都有涉猎,当然听得出苏潇水话语之中的含义,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难免有些不高兴。

苏潇水回到座位坐下,陈宗起身,踱步而出,不快不慢,脚步却含有独特韵律,仿佛能牵动众人的心弦。

看到陈宗走出的刹那,苏潇水美眸骤然一亮,恍然大悟般的,白皙如玉的脸上挂起一抹迷人的笑意。

身剑合一!

这陈宗的剑法,不就达到了身剑合一的境界吗?

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站定,双剑出鞘,往前劈斩而出,剑光笔直而犀利,仿佛将空气切开,让剑光前方的众人遍体生寒,似乎自身要被切开似的,下意识的运转内劲抵御。

章天云的双眸骤然一亮,身形也似乎做得更直。

要知道,章天云不仅拥有真武境四重的修为,其武学造诣更是在不久之前达到了身武合一的第一重归一,结合之下,更能清楚的感受到陈宗剑法之中所蕴含的奥妙。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人的剑法造诣,也达到了身剑合一境界。”章天云暗暗说道,内心震惊不已。

事实上他从军中刚归来,便前来主持这一届的入馆会试,对三位新晋国士还没有做出足够的了解。

本以为除了数量之外,和以往差不多,看宇文贺与苏潇水便是如此,没想到陈宗一出剑,立刻就带来震惊的感觉。

想想自己不久前才领悟身武合一,比起对方来,要晚了好多年,这所代表的就是天赋和潜力的明显差别,内心滋生出一丝说不出的嫉妒。

在众人眼中,陈宗的剑法显得很简单,甚至很基础,的确,就是基础剑法,斩劈刺挑削撩等等招式,剑速也不快,轨迹清晰可见,陈宗一出剑,众人甚至都可以推演出剑的落点。

纵然如此,他们却可以感觉到那剑之中似乎蕴含着一股无坚不摧的力量,仿佛一切在那双剑之下都无可抵御。

看得到不算什么,挡得住才算厉害。

盐城妇科医院地址
淄博男科专科医院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的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