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边域奇谋 第十章 梦境的引导

时间:2020-02-23 来源网站:南昌汽车网

边域奇谋 第十章 梦境的引导

“那实在是太鲁莽了!加拉马尔大雪山有多么危险你难道不知道吗?”马卡洛夫对着银斧·圣路易斯吼道。

“嘿!战狂,鲁莽这个词从你这个鲁莽的家伙口中说出来,还真是奇怪呀!”银斧笑了起来,如果要问面对咆哮的战狂马卡洛夫还有谁能笑得出来,那就只有银斧·圣路易斯了。

“圣路易斯,我的老朋友,你这个点子真是很有雪域矮人的风格,但真的太危险了,我觉得你还没碰到那个死灵法师呢,就会先死在雪山之上。”雪锤·斯潘诺也不同意银斧的主意,加拉马尔大雪山之上的凶险,可不小于这次要面对的敌人。

银斧看到大家都不同意自己的主意,顿时有点不太开心了,他吹起胡子,瞪起眼睛,坐在一旁闷不吭声起来,这时也就是身边没有酒,要不然银斧他能马上喝下一桶雪煞酒,这种感觉糟透了。

众人看到银斧·圣路易斯泛起了脾气,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了,黑塔和星盾面面相观,黑塔此时特想讽刺银斧几句,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黑塔·巴博萨内心深处,甚至有点想赞成银斧的这个提议。

玛丽·妮琪却不知怎么,轻轻的笑了一下,她太了解银斧这个老小孩儿的个性了,雪锤和马卡洛夫都是深思熟虑的人,他们肯定会极致反对这个提议的,托雷尔也是这样认为的。

而雷诺尔则被银斧这个大胆的提议所震住了,在雷诺尔四十多年的记忆中,可没人会想着翻越加拉马尔大雪山,极北雪域的人都知道,加拉马尔大雪山可是雪山巨人的领地,雪山巨人堪称是整个亚罗大陆巨人种族中最为凶残,最为强大的,在极北雪域,可没人敢踏入这些巨人的领地。

“其实我觉得银斧的这个提议真是挺大胆的,但可执行性确实不高,对于加拉马尔大雪山,咱们大家都清楚,想要翻越那里突袭敌人营地,思路很好,但绝无可能成功。”

托雷尔打破了沉默的僵局,不过他却也是马卡洛夫和斯潘诺的意见,这让银斧更加不高兴了,银斧甚至想小孩子一样的嘟起了嘴巴。

入夜后,布伦特雪原之上再次下起了大雪,刮起了大风,守备着多克多斯的勇士也不禁寒颤不停,但他们必须时刻警惕,谁知道那群哥布林会不会再次夜袭呢。

多克多斯的铁匠铺依旧没有停歇,老布鲁带着学徒们修复着兵刃甲胄,这些可是战争的根本所在,多克多斯简陋的城内,有勇士四处巡逻着,城内唯一一座酒馆灯火通明,这是从寒冰联盟各处赶来的战士最喜欢的地方,无论面对怎样的处境,酒,永远是人们最爱的东西,酒可以驱除大家的寒意,更可以驱除由内心而发的恐惧感。

族长大厅的会议暂告结束了,最终的结论是由黑塔·巴博萨和星盾·浩克在黎明时分就率本族的雪域矮人前往黑水湖附近,他们需要在那里扎好阵地,静候踏出黑水湖的邪恶亡灵。

而雷诺尔和战狂马卡洛夫则需要正面迎击敌人,他们需要争取撕开哥布林大军的缝隙,争取让雪锤·斯潘诺和银斧·圣路易斯突入敌阵,去尝试突击至加拉马尔大雪山山脚下的敌方营地。而托雷尔作为寒冰领主,则需要坐镇多克多斯,守备城市。

会议已毕,托雷尔、马卡洛夫和雪锤需要在讨论一下部署问题,其他人则回到各自在多克多斯城内的驻地,好好休息,准备各自的任务。

黑塔打着哈欠,感觉十分的疲惫,星盾则忧心忡忡的样子,这也难怪,他们的任务极为艰巨,毕竟他们是要面对那些可怕的亡灵。

雷诺尔则是神经凝重,在走出族长大厅不久后,他就遇到了正在静候他的哈德森和诺威,原来这两个孩子根本没有回去休息,他们一直在族长大厅不远的营房里等候雷诺尔,雷诺尔看到两个孩子,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他迎上前去,拥抱了这两个孩子。

银斧·圣路易斯一路上都在嘟着嘴,不言不语,这真有点不似他的风格,看来他还在为自己的提议不被采纳而感到不快,在他自己看来,这个提议简直是太妙了,可是那群所谓稳妥的人,竟然会惧怕危险。

银斧自己越想越生气,气的他使劲踢了一脚道路边的积雪,踢出的雪撞在了一护人间院子里的耗牛身上,耗牛对着银斧喘着粗气,“哞哞”直叫。银斧见到耗牛对着自己叫,则也对着耗牛骂骂咧咧起来。

“呵呵。”玛丽·妮琪看着银斧,轻轻的笑了起来。

“怎么?你也认为我的提议很蠢吗?他们所有人似乎都认为我是一个蠢货!”银斧对着玛丽·妮琪咆哮道。

“不,我的大人,我认为,您的这个提议非常了不起,而其他人肯定也是认为您的这个提议非常有建设性。”

“但他们都否决了我的这个提议!你也没有赞同我!”银斧咆哮依旧,甚至手舞足蹈起来。

“我的大人,您的这个提议相当了不起,但是没有人敢去尝试这个提议,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恐怕没有人会认为我们可以活着翻越加拉马尔大雪山,这无疑是让您自杀。”

“可是老子才不认为自己会死!”银斧此时的气似乎消了一半,原来那些人都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提议。

“所以,您才是银斧·圣路易斯大人哦。”玛丽·妮琪再次笑了笑,这个小兔子,总能化解银斧的怒气。银斧耸了耸肩,虽然他还是嘟着嘴,但是明显火气没有那么大了。

银斧和妮琪走在多克多斯的小道上,入夜的多克多斯,显得格外的宁静,虽然多克多斯人随时都可能面对灭顶之灾,但似乎无人惧怕,这就是多克多斯人,极北雪域最了不起的一群勇士。银斧一路上都在环顾这个朴实的城市,银斧此时暗暗发誓,绝对不能让敌人侵入到这个城市,他一定要保护这里。

回到驻地,玛丽·妮琪向银斧打了个招呼,便回去休息了,银斧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族人,银斧家族的人似乎都没有休息,他们聚在一起喝着酒,唱着歌,吵吵闹闹的,银斧看到这个景象,感到十分的欣慰,这才是银斧家族该有的样子,银斧自己最讨厌的就是拘束,银斧家族的人都随了自己族长的这种性格。

当然,那个顽固的老阿尔弗雷德可能是个例外,那个老主管在银斧·圣路易斯的祖父银斧·阿瑟统治时期,就是银斧家族的主管了,那真是个老顽固了,一想到阿尔弗雷德,银斧自己不自觉的笑了笑,那是个让银斧自己都会感到头疼的人,要说银斧会惧怕谁,那么恐怕就是这个老主管了。

穆勒还是人们的焦点,他在放声高歌,银斧非常喜欢穆勒这个侍从,穆勒是一个很会逗人开心的雪域矮人,银斧也非常喜欢穆勒的歌声,银斧常跟别人说,穆勒这个矮人,绝对有成为一个出众游吟诗人的资质。

马萨诺,银斧忠实的侍卫长,银斧家族的格斗大师,一个非常稳重的铁卫,他一如既往的擦拭着自己的战锤,好像擦拭武器是他一辈子最喜欢做的事情。

波特正在安慰还是闷闷不乐的小莱昂特,小莱昂特的父亲老莱昂特就在早晨被狮兽人毕所杀,这个仇,一定要报。看着正在成长起来的两个年轻的银斧家族战士,银斧·圣路易斯此时觉得,就在这次战事结束后,应该让一批家族年轻人加入自己的亲卫阵营了。

亚提尔是目前银斧亲卫中最年轻的的战士,他此时正在读着书,一个不爱喝酒,喜欢读书的雪域矮人,我的天哪,他一定是个怪胎。银斧看了看亚提尔,再次笑了起来,这些都是他的家人,这些人都是银斧家族兴旺至今的宝贵财富。

说到家人,就不得不提妮琪和雷蒙,这两个精怪,对于银斧·圣路易斯来说,也是最重要的家人,虽然雷蒙总是讨人厌,但银斧还是很喜欢他,而妮琪更不用说了,银斧常说,玛丽·妮琪,这个小兔精是上天赐给他的礼物,她是银斧最重要的朋友,也是最重要的家人。

银斧回到了卧室,他躺在床上,思绪着自己在这场战事中担任的职责,他跟雪锤一样,都是作为突击敌人营地的核心战力,但就这样正面突击,真的能从多克多斯攻到加拉马尔大雪山山脚下吗?就算有马卡洛夫和雷诺尔牵制,但这很难实现呀,银斧和雪锤,必须有一支队伍冲到加拉马尔大雪山脚下才行,必须!

在左思右想之中,银斧·圣路易斯慢慢睡去了,他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他似乎找不到出路,他迷失在了茫茫雪原之上,这并不是布伦特雪原,这是一片银斧从未到过的雪原,银斧拼命想走出去,可是就是无法找到出路,这该怎么办?银斧着了急,他破口大骂,他四处乱闯,可是依然无法走出无边际的雪原,不过银斧并没有崩溃,因为胆怯,并不是银斧·圣路易斯的作风。

“没有什么能困住老子!老子就是要走出这片雪原给你看看!”银斧仰天咆哮起来,这就是银斧的个性,作为一个雪域矮人,作为银斧家族的领袖,怎么能轻言放弃呢。

“很好,吾的孩子,你不负银斧之名,果然没有什么能让你退缩。”

突然之间,从天际之中传来了一个声音,这是一个清澈,直击人心的声音,银斧四处张望,可是完全搜寻不到声音的来源。难道这个声音真是由天上传来的?

“你是谁?别偷偷摸摸藏着!快给老子出来!”

“吾的孩子,爬上加拉马尔大雪山吧,吾会在加拉马尔大雪山的顶峰等着你。”

那个声音没有回复银斧的询问,依然在向银斧传达着讯息。

“加拉马尔大雪山……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要去见你?”

“来吧,吾在雪山之巅等着你,吾的孩子,踏破艰难险阻,来到吾的面前吧。”

“快回答我!我为什么要去见你?”银斧大声询问着,希望能得到解答。

“吾将给予你真正的引导,引导你未来的道路,这是你的宿命,作为银斧的宿命。”

这片雪原之上再次变得了无生息,仿佛一切都不存在一样,这难道是一个梦?对了!梦!

银斧·圣路易斯猛然坐起身来,此时的银斧,大汗淋漓,刚刚那一切,是那样的真实,那真只是一个梦吗?不!那是真正的引导!那是银斧的宿命!一想到此,银斧立刻离开床铺,站起身来,他披上衣服,走出卧室,来到了自己驻地的大厅。

“穆勒!去把妮琪给我叫过来!”

面对一脸迷茫的穆勒,银斧大声吼道,穆勒立刻转身跑开,向着妮琪的卧室跑去,在这个驻地,只有两间卧室,分别让圣路易斯和妮琪占据,其他人就是在大厅休息。

“你!雷蒙!别想溜走!给我老实在那里待着!我有事情要宣布!”

银斧看到雷蒙想要溜走,便对他吼了起来,雷蒙的小眼睛一转,暗中骂了银斧好几句,而且骂的非常难听,弄得他身旁不远的一个银斧亲卫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不一会儿,玛丽·妮琪从卧室走了出来,她穿戴整齐,应该是一直没有睡去。

“怎么了,我的大人,是要展开什么行动了吗?”

妮琪笑了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兔精,她笑的真是很好看。

“你这个小家伙是猜到什么了吗?”银斧见妮琪这样询问,便好奇了起来。

“我一直在想,恐怕其他几位大人是无法阻止您翻越加拉马尔大雪山的决心的。”

玛丽·妮琪如实回答,不得不承认,她非常了解银斧·圣路易斯,而且她非常聪明。

“哈哈哈!就你最了解我!不过也不单单是这个原因!我就在刚刚!在梦中!得到了引导!”

银斧大笑了起来,对于妮琪这样的聪慧,银斧很是喜欢,妮琪对于银斧家族来说,简直是太重要了,就连固执的老阿尔弗雷德,对于妮琪都是十分的尊敬和信任。

“哦?引导?那是怎样的引导?是什么人给予您的引导?”

银斧的话反倒让妮琪来了兴趣,不,应该说是让大厅里每一个人都来了兴趣,包括刚刚还想溜走的雷蒙。

“咳!嗯……”银斧成了大厅中人们的焦点,虽然银斧一向都是焦点,但他还是不自觉了咳了咳,毕竟这件事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引导,但我敢肯定,老子敢肯定!那绝对不是一个梦!引导说这是我身为银斧的宿命!这是银斧家族的宿命!这事关银斧家族的未来,有一个声音,一个很神奇的声音,引导着我,引导我登上加拉马尔大雪山之巅!”

“加拉马尔大雪山之巅?那么你那个什么狗屁翻越雪山急袭营地的计划作废了?”雷蒙用他那特有的,惹人讨厌的,不耐烦的声音说道:“你不用看我!这里每个人都知道了你那个自杀计划!毕竟这里的人都十分关心你要做什么!当然了,这其中不包括我。”

“我的急袭计划当然还是要完成的!不过我们需要顺便爬上雪山之巅,看看是什么在引导着我!”

其实银斧实在是懒得向雷蒙解释什么,但他此时又不得不向大厅里的人解释,因为这事关重大。

“无论您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您,我的大人!”

马萨诺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身为银斧·圣路易斯的侍卫长,银斧的话,对于马萨诺来说,就是一切,更何况圣路易斯就是一个受人爱戴的家族族长。

“我的大人哦,我的父亲鲁梅尼说过来,我能成为您的侍从,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所以呢,你说一那就是一!你说二!那绝对不会是三!”

穆勒还是笑嘻嘻的,他永远是那样无忧无虑的样子。

“我加入您的亲卫队时,就宣誓过了,您的性命将高于我的一切,您的命令就是我生命的宗旨。”

亚提尔合上了书,他目光坚定的注视着银斧,绝无他意。

响应的声音一声接一声的展开了,对于银斧家族的族人来说,族长的命令就是一切,更何况现在银斧家族每个人,都是那么尊敬、喜欢圣路易斯,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任何人对此提出异议。当然,雷蒙可能是被迫的,无奈的响应了圣路易斯。

“我的大人,银斧家族,是值得骄傲的,不是吗?”玛丽·妮琪此时已经站到了银斧的声旁,她抬头看着银斧,轻轻的说道。

银斧点了点头,他看了看大厅里的银斧家族成员,又看了看身旁的妮琪,“哈哈哈!”银斧非常欣慰的大笑了起来,他的家人,果然不会令他失望。

“既然是突袭任务!也是被人称之为危险的自杀任务!那么参与的人越少越好,这次任务的参与者,只有我,妮琪、雷蒙、马萨诺,另外我还会从我的亲卫中选出三十名菁英,其余的人,给我留在多克多斯!协助守卫这里!”

银斧的决断很正确,这次行动的人数绝对不能过多,虽然人数少,在加拉马尔大雪山上更加的危险,但同时却也更容易让这个突袭任务获得成功。看到银斧做出这样的决定,玛丽·妮琪感到非常欣慰,也为银斧感到自豪。

“为什么有我?我只是一个可怜的小老鼠罢了!”雷蒙不满的叫嚷了起来,他可不想跟着银斧去做什么自杀任务。

“你个小鼠精最适合这样的突袭任务!我们需要你的野外生存技能!”银斧咆哮道。

雷蒙无奈,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银斧的想法,他想跟银斧吵几句,可是觉得那样也是无济于事,而且现在他也没心情和银斧吵架了,他瘫坐在壁炉旁的垫子上,他此时真希望自己能瘫死在壁炉旁。

“为什么我不能跟您去?就因为我不是亲卫?我要跟您一起去!我要为我的父亲报仇!”

让人意外的是,小莱昂特也爆发了不满,站在小莱昂特身旁的波特也是一脸吃惊,他万万没想到,小莱昂特竟然会这么直白的对着银斧大人传达不满。

银斧一脸严肃的盯住了小莱昂特,小莱昂特这时突然发觉自己的族长真是非常可怕,他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不敢直视银斧。银斧走上前去,来到了小莱昂特的身旁,小莱昂特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小子!记住!不要质疑你的族长所定下的决策!”银斧严肃的说道。

小莱昂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并不敢吭一声,这时,银斧突然轻轻的拍了拍小莱昂特的头。

“小子,你跟着大家守在这里,杀死你父亲的那个狮兽人毕,肯定会随着敌人大军来攻打多克多斯,到时你可以在战场上为你父亲报仇雪恨!”小莱昂特此刻也抬起了头,他望着银斧·圣路易斯,目光中满是尊敬的神情,并重重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银斧·圣路易斯亲自从亲卫中挑选出了三十个最出众的战士,这些战士跃跃欲试,他们才不会在乎这是不是自杀任务,他们因为族长对于自己的信任而感到自豪,这其中就包括年轻的亲卫亚提尔。

一切确定,银斧决定即刻就出发,毕竟他们要翻越加拉马尔大雪山,并且要爬到雪山之巅去见引导着银斧家族前行的那个……人?

“嘿!穆勒!我们要偷偷的行动,偷偷的离开多克多斯,明天一早你就去代替我给族长大厅的那群笨蛋一个惊喜吧!”

银斧·圣路易斯像小孩子一般的笑了起来,逗得穆勒也笑了起来,然后是整个大厅的人都笑了起来,甚至连雷蒙都觉得这很好笑,可一想到自杀任务,雷蒙就想哭了……

银斧家族,特别突袭队,趁着夜色,展开行动吧,什么自杀任务,什么危机重重,银斧家族的人才不会管那么多呢,大家只要跟随着银斧·圣路易斯,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的。

青岛妇科专科医院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功效
动脉粥样硬化严重可以吃通心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