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汽车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养护

至高奇迹第7章极端训练节能

时间:2020-10-25 来源网站:南昌汽车网

至高奇迹 第7章 极端训练

紫色雷光在康恩手上闪动,照亮了星轨的房间。

房间很空旷,几乎没有什么家具,东侧一张床干净整洁,一张桌子摆满了魔导回路刻录工具,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设备材料。

吸引了康恩注意力的,是床与桌之间的一片墙面。

那里,挂着数之不尽的纸张,每一张纸都写满了资料。

但墙面虽然略显繁杂,中间却有一片空旷之地,只贴着一张纸。

康恩走上前去,仔细的看向那张纸上写的东西,瞳孔骤然一缩。

“这……”闪烁的雷光掠过他的脸庞,照出他惊恐莫名的神色。

“身体训练计划?”康恩一行一行的读过去,只觉心中震撼越发强烈。

修炼体魄,是这个时代不能修炼魔导术的人的另一个出路,因为魔导武装系统广泛化,只要有一定的身体强度,配合魔导武装,一样可以成为一个魔装战士,拥有一定的战斗能力。

不过没有魔力灌注的话,常人修炼体魄也是有极限的,相较于既修炼魔导术又修炼体魄的魔导战士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修炼体魄的方法有很多,因人而异,但必须系统性的修行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这其中做的比较好的自然是军队。

康恩以前也想过从军,奈何体质太差,看了军队的入门训练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抗的住。

而此时贴在那墙上的训练计划,却远非当时他所看的军队入门训练可比。

环山百圈,登山百回,重击三千,鞭腿一千……

那或许都是最简单最基础的训练,但几乎囊括了身体的每一个部位,而且数量都无比惊人,最重要的是,这是每日训练计划!

“这……是人类的训练计划吗……”康恩怔怔摇头,不敢相信。

常人是有极限的,过度训练只会适得其反,若真的照这种训练方法,恐怕不死也得残废吧?

但康恩注意到下方的签到表,上面画满了圆圈,表示着训练任务的完成状况。

康恩没有看到一个未完成。

康恩不知道这些是不是星轨在故弄玄虚,但这房间是星轨自己住的,他故弄玄虚给谁看?

“糟糕!”康恩一个激灵的想起什么,转身朝门外狂奔计算容积率建筑面积93312平方米而去。

若这真的是星轨的修炼计划,那康德恐怕就危险了!

*

月光皎洁,洒落山林。

林叶将柔和的光芒切碎,斑驳洒在一条林荫小径。

一双脚步踏在小径上,沉稳厚重,扬起几缕烟尘。

深沉的呼吸传出,点点汗水洒落地面。

星轨额间大滴汗水滴落,衣衫也尽数被浸润湿透。

他目光扩张,没有固定的焦点,仿佛在看着整个世界。

他脚步缓慢,每一步却仿佛与山林相融,几如一体。

若是有魔导战士型的高手在此,一定会震惊于他为何能将自身的气息调节到如此境地,几乎能与天地自然同调。

那已经是相当高明的境界,就算是修炼了魔导术的战士也很难达到。

穿过一片山林,他来到山顶,林木环绕中,有一片湖泊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

他走到湖边,双手熟练的脱下上衣,裸出上半身。

明亮月光照在湖面,光辉流离,将他那几近完美的身形照映出来。

星轨的身上,每一块肌肉都仿佛充满力量却不显膨胀,线条优美如同鬼斧神工,巧匠雕琢。

没有人知道,这是星轨花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日以继夜的苦练,承受着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忍耐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枯燥,坚持不懈而来。

他的生活,除却魔导回路的练习,便是修炼!

而这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他的目标!

一想到自己的目标,星轨的目光骤然聚敛,精光绽放。

他缓步走入湖水中,身体的热量蒸发起一片朦胧水雾,在月色下看起来颇为迷人。

他来到将近湖心处,身形一沉,双脚扎入了湖底,扣住了两颗早就放好的大石。

而后,他在水底重重出小套住房面积控制在60㎡左右。了解到拳。

沉闷的冲击声荡出,星轨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一棵插在湖底的木桩上。

水流荡开,星轨身形稳如泰山,双拳连环而动,不停的轰击着水面的树桩。

湖面波浪荡开,泛起层层涟漪,宛如沸腾一般。

就在星轨专注于自己的修炼之时,林荫小道中,三个人影正在缓缓靠近。

为首的肥头大耳,步履艰难,自然便是向来找星轨麻烦的康德。

康德听到湖那边的声音,带着两人悄悄走去,沿途他看到不少断裂的大树,豁口极不齐整,不由道:“家族最近有收集木材吗?”

他身后那两个侍从面面相觑,摇头道:“没听闻有这事。”

“那是谁竟敢乱砍伐我们威特家族山林的树?”康德哼声道。

“少爷,那树木应该不是被砍伐的,这断口倒像是被折断的。”其中一个侍从道。

“对,要不我去看看是什么情况?”另一个侍从附和道。

“别管那些了,先跟我来。”康德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摆了摆手继续前进。

在他们视线所不能及处,一棵树的上半部分正静静的躺在杂草之中。

断口处,是密密麻麻,惊心动魄的拳印。

康德来到林荫小道尽头的时候,便看到了星轨。

准确的说,只看到了星轨的金色头发。

他没于湖中,湖水震荡,他却纹丝不动。

“奇怪,这湖水怎么会波动的这么厉害?”康德双眼眯成一条缝,“明明没什么风。”

侍从亦是暗暗称奇,但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因为星轨远远看起来就像是浸在水里,没有丝毫动作,而水下击木之声也根本传不出来。

“这家伙,该不会是在魔导设备激浪花玩儿吧?”康德不由道。

两个侍从不由汗颜,心下皆是想着:只有你这样的少爷,才会不惜魔力源玩这种东西吧?

“少爷,现在怎么办?”一个侍从道:“我去抓他过来?”

“不用。”康德嘴角一撇,好不容易拉起脸部肥肉,嘿然笑道:“他在水里,正好可以试试我新学会的招数,看我怎么收拾他。”

康德说话间,右手抬起,雷光凝聚,渐渐化成球状。

雷球术!

两个侍卫暗凛,他们都不会魔导术,但也知道若是被这雷球击中,恐怕得躺上许久。

而此时的星轨犹在水中,几乎避无可避!

忻州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福建可以买到复方鳖甲软肝片吗
新生儿胀气表现